若竹

深切的体会到高一的不容易(我真的不想回那个全是山的地方学习😂)

你给的世界,我给予的世界

*新年快乐!是19年的第一篇そらまふ文!

*里面的故事是来源于我和发小一起跨年那天

*严重ooc,勿带三谢谢

*是和そらまふ度过的第二个新年,谢谢世界让我遇见了最好的他们







まふまふ在咖啡厅里看着夜色一点点把天空染上,外面的灯光零零散散的亮起来。他百无聊赖的望着面前这杯早就凉掉的红茶。

啊啊,そらるさん还没来啊,说好的五点半下班现在都要六点半了啊。まふまふ撑着脸抱怨道

当时钟的指针指向“6”时,店门处传来一阵铃铛清脆的声音。



被まふまふ在心里念叨了无数次的身影进入了他的眼里。まふまふ连忙理了理额前的头发,伸高用力挥手,「そらるさん!」



恋人那识别性极高的声音一下子就穿到了そらる耳里,他朝着声源走去,自己可爱的恋人正一脸兴奋的向自己打招呼。そらる勾一个淡淡的微笑,把公文包放在长椅的角落面对着まふまふ坐下。



「そらるさん太慢了!慢到连咖啡都凉掉了!」

「啊…抱歉刚刚一下子没注意到时间,作为补偿一会请你吃蛋糕吧。」

「真的?!唔啊啊超喜欢そらるさん的!!!」



——————————————————————————

两个人从拥挤的地铁里出来时天已经完全黑了,装饰灯和路灯把夜空点亮了,街上都是三五成群的人们。まふまふ和そらる走在街上,为了自家的小朋友不被人海挤不见,そらる紧紧握住まふまふ的手,そらる手里的热量传到まふまふ手心里,把少年微凉的手添上了温度。まふまふ把自己的小脸往围巾里缩了缩,嘻嘻的傻笑了几声。

「怎么了?」

「没有,就是觉得有2018年有そらるさん在好幸福啊!」

「我一个人占有了这样的幸福真的好吗?」

「很好啊」

「因为我比你更过分,我占有了一个世界的幸福」

「你就是我的世界。」



说出这段话时まふまふ觉得そらる眼里闪烁着他从未见过的星光。一下子,まふまふ觉得自己已经感受不到寒风了,他拉了拉そらる的手,把头凑过去他的耳边,小声道「我也是。」



迎接新年的灯光打在两个人的身上,显得格外温馨。そらる揉了下まふまふ白色的头发,「看来只有补偿还不够啊,再奖励好孩子更甜的东西吧。」



そらる挽起まふまふ的右手,轻轻的亲在他的无名指上。



「亲吻你的手」

「以表我的爱意与忠诚」

「致我的爱人」



放在そらる深色大衣的口袋里的,是一只白金的钻戒。


【希望我们有一段如白金一般永不会褪色的爱情】


祝大家2019新年快乐!!!🎉🎉

Spade chronology【黑桃纪年记】

♤原设定来源于漫画「黑塔利亚」官方扑克大陆paro

♤本篇只沿用此paro的基础设定,不涉及其他黑塔同人设定

♤cp为そらまふ(暂时,后续大概还有别的cp加入),勿带三谢谢

♤是个大文坑,随时都会弃掉那种

♤以此来怀念我喜欢aph的初中三年(个人产物)

相关设定

♤そらる

黑桃国国王「king」

创世12人其中一人,大概是最年长最有发言权的那个

黑桃国第一代国王

长剑「FIRMAMENT」持有者

与「Christ」持有永久契约

大钟制造者

♤まふまふ

黑桃国皇后「queen」

创世12人其中一人,威严仅次于そらる

黑桃国第一代皇后

魔杖「RUBY」创造者和持有者,长剑「FIRMAMENT」创造者

第二身份是「Christ」,与黑桃国king有契约

大钟制造者

♤天月——あまつき

黑桃国骑士「jack」

创世12人其中一人

黑桃国第一代骑士

细剑「MOONSTONE」持有者

和梅花国国王有纠缠不清的关系

目前还是设定,随后会发文的

占tag抱歉!
淡坑出点东西
本子价钱私聊(my love稍有破损)
立牌价钱如图
求求妹子们救救孩子!!!(*꒦ິ⌓꒦ີ)

占tag抱歉打扰了
出这三本书
价钱如图
求求大家看看我!!(இωஇ )

「学长早上好!」
「早上好哇!今天一天也请加油吧!」
「嗯!诶,学长你的外套呢?」
「给そらるさん了呀!」
「你的吉他呢?」
「给そらるさん了呀!」
「学长你的……」
「全都给そらるさん了呀!!」まふまふ说完快步走开了
「……人呢…」小学妹口里喃喃还没说完的话,在早晨的清风中凌乱了
我要给全世界知道若竹画画有多难看
一开始我是想画乙女pa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出そらまふ的段子……

「そらまふ」牙疼

*不好啦画手写文啦

*最近牙疼到躺在床上动不了

*很巧我cp前一段时间也牙痛

*如果把我的情况放在这里就会变成be了,但是我想吃糖orz

*两人为恋人前提

*勿带三,感谢配合


谢谢点开这篇文的你(⁎⁍̴̛ᴗ⁍̴̛⁎)



まふまふ从工作室里出来时夜已经黑透,路边的路灯发出微弱的灯光,まふまふ看了一下手机,一条信息跳了出来。

是そらる发过来的

「你什么时候回来?买了蛋糕哦,快点做完工作回来吧(๑Ő௰Ő๑)」

まふまふ盯着蛋糕两个字沉默了一会,摸了摸右边的脸暗想(我都牙痛好几天了怎么吃蛋糕啊)。まふまふ随意回そらる几句话后就把手机扔进挎包里,向车站走去。

  まふまふ并没有告诉そらる自己牙痛的事情。

そらる刚刚结束新专的mv拍摄回来,まふまふ不想因为这点小事而去打扰他的休息。

  这个算是我作为恋人的责任吧,不要让他担心我,而且说不定我吃点止痛药就好了。まふまふ边看着房间里巨大的そらる海报边想。

  俗话说得好,牙痛不是病,痛起来要人命。

现在的まふまふ终于体会到了先人留下的这句话的含义。

  我去怎么突然之间那么痛啊啊啊!!まふまふ扶着脸低头想到,眼里充满着被疼痛逼出的泪水。

  因为痛到已经没办法走路了,まふまふ只好蹲在路边一盏路灯下。一边忍受着痛感,一边摸出手机想找朋友接他回去。

  天月今天好像约了96猫打游戏直播,坂田和うらた去北海道了,luz在准备演唱会。

排除了一个个亲密的好友,staff桑们刚刚才下班,也不好意思再叫出来。

  那么只剩下他的那位永远睡不醒的恋人——そらる

怎么办?要告诉そらるさん吗?可是只是牙痛啊(很痛就是),不是什么大病……

  当まふまふ望着そらる的手机号码界面出神时,一阵铃声划开寂静。

  突然的声音吓得まふまふ差点把手机甩出去,定睛一看,是そらる!!

まふまふ慌忙的接通电话,“喂,そらるさん?我,我现在就回…嘶!!”因为一时激动拉扯到痛牙,まふまふ整个可爱的脸蛋都扭曲了。

对面的そらる听到まふまふ有些不对劲,他皱着眉头拿过遥控器把电视关掉,“まふまふ你怎么了?现在在哪?”

  “我,我在工作室附近啊,现在在赶去车站啦!そらるさん你在家里等我吧。”まふまふ尽力平静自己颤抖声音,想要站起身走路。但长时间蹲着令他一阵晕眩,まふまふ努力扶着路灯杆才站稳。

  或者是作为恋人和多年的搭档的心灵感应,そらる想着まふまふ一定有什么问题。他猛得想起之前天月给他发的信息,他一把抓起披在沙发上的外套,匆忙对电话那边的まふまふ说“你乖乖待在原地,我现在来找你。”

  “诶?!不用啦,多麻烦。就有点头晕嘛我自己可以回去的。”

“对你我从来不觉得麻烦まふまふ。”そらる边打开门锁边说,用着让まふまふ沉醉的声音“因为你是我爱的人,所以我才敢这么说。”


“因为我爱你啊”


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会说情话啊そらるさん,太狡猾了。まふまふ低着头想到,嘴角不自觉的勾起笑容。

“嗯,那我等你,一定要找到我哦,そらるさん!”

             ————分隔线呀————

等そらる找到まふまふ时,他已经快要倒地睡着了。

多久没见到他这样的姿势了。そらる看着まふまふ抱着双膝蹲在地上,把头埋在里面只露出一头柔软的白发。不仅笑了出声,半藏在深蓝卷毛后面的眼睛眯成一条线。

“嗯么…そらるさん?你来啦…”听到细微响声的まふまふ抬起头来,小脸有点绯红,怕是因为头埋着空气不流通逼出来的

そらる弯腰摸了一把まふまふ的头发“是呀,来接我家大可爱回家了,怎么样?牙还痛吗?”

  まふまふ还沉浸在大可爱这个称呼里,突然被そらる问起牙痛这事他还愣了一下,“好一点了,不对!そらるさん怎么知道我牙痛的??!”

  不亏是我家的小傻子,そらる捏了下まふまふ的脸,“你有什么事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你当你男朋友是聋的?”

  まふまふ想想自己牙痛的事只有和天月聊过几句,看来是他搞得鬼了。

  まふまふ:切,塑料姐妹花。(微笑)

“好了,现在你能起来吗?要不我抱你回去?”そらる拿起まふまふ倒在一边的挎包,蹲下与まふまふ平视。

诶?抱我回去?这么个抱法?难,难倒是……!在少女心まふまふ脑子里浮现出的是浪漫的公主抱。

まふまふ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两手捂住脸支支吾吾道“不不,不用的!扶着就好,扶着就好……”

对自家恋人心里在想什么知道的一清二楚的そらる只好无奈的笑了笑,扶起まふまふ的手臂小心翼翼的站起来。

“好吧,那么我们回家吧,亲爱的”



我的天我写的这个そらるさん怎么骚话连篇

上课时画的そらるさん!

(生贺我随缘……)

应该可以弃了……